难与易——写在恩黔高速即将通车之际

发布时间:2014-05-15 09:30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善谋 浏览: 责任编辑:刘云海; 审核:

(编者按:为了深入推进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县委决定在全县开展“恩黔高速公路开通后怎么办”大讨论活动,并要求围绕大讨论活动组织主题征文,撰写有价值、有对策的讨论报告、理论文章。本文是我校教师陈善谋撰写的一篇讨论文章。)

一条彩带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时而似彩虹悬于空中,巍峨壮观;时而像巨龙游走于地上,神秘莫测。那就是从咸丰境内经过的咸丰38万土苗儿女期盼已久的恩黔高速。

从立项审批设计,到开工建设,到初具规模即将通车,快,真是快!按说要在崇山峻岭之间、在地质地貌极其复杂的大山深处修建高速公路是件很难的事情,然而有党的西部大开发政策的支持,有当地政府带领人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决心,有国家雄厚的财力作保障,有现代科技作支撑,有建设工人的辛勤劳动,再难也变得容易。这不,短短两、三年的时间,梦想就快要变成了现实!

然而,咸丰人民走出大山的梦想却经历了一代又一代,一年又一年,等待的时间太长太长,实现梦想的道路太难太难!

记得那是1975年的秋天,我初中毕业未能读上梦寐以求的高中,心灰意冷的我不得不回到家中--清坪公社太阳升大队第三生产队参加集体劳动。那时正值大队干部酝酿修建从梨树丫到我们大队学校大约三公里长的机耕路,要求只要能通拖拉机就行。道路不长,要求不高,应该很容易。于是就决定从每个生产队抽调几名劳动力组成修路队。我因年纪小,个头矮,体力差,种地不行而被生产队长派去修路。

大约有20人组成的修路队伍集中食宿,统一由队长指挥。修路时使用的挖掘工具主要有挖锄、薅锄,先用挖锄将泥土一锄一锄的挖掉,再用薅锄把挖松的泥土或刨到低洼处填平,或刨到坎下。运输工具主要是撮箕,或抬或挑,都是累得要命的体力活。遇到大的石头就用炸药炸开。用炸药炸石头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首先要打炮眼,抡二锤的要稳、准、狠,掌钢钎的除要稳以外,还要不断转动钢钎,炮眼才能打得又圆又深,打炮眼时所产生的石灰也才能不断被排除来。埋炸药最讲究,炸药的多少要根据石头的大小、地势形状、坡度等因素来决定,雷管在炸药中放的深浅、导火索的长短都要根据当时当地的情况来决定。

我用挖锄挖过、用薅锄掏过,开始时满手都是血泡,后来就变成了老茧;我挑过抬过,累得腰酸背痛,肩膀红肿是常事;我抡过二锤,本来没那个本事,可是你得学啊,不然就会被别人瞧不起,因为在女人看来,那是最有男人味的活;我也掌过钢钎,被初学抡二锤的砸过。你可以想象,被二锤砸到是什么滋味,只差残废。

一天中好不容易挨到天黑,拖着疲惫而又饥饿的身子回到驻地,还很难吃上一顿饱饭,更不要说可口。那时很穷啊,生产队产的粮食本来就不多,分到户的就很少了。我们能带到驻地的粮食也是有限的,每人每餐大约三到四两米饭,很难填饱肚子。菜一般都是米汤煮土豆或者白菜,谈不上有油水,所以整天都是饥肠辘辘的。

难啊,真的很难!然而再难我们也没有停止过,因为我们有梦想。

在我们修路队全体队员过度的体力透支中,全大队人民期盼的机耕路一点一点地向前延伸。然而修路的过程也像道路那样曲折。沿途经过的地方涉及到别的大队和生产队的田土,有很多的矛盾要解决,有很多的关系要协调。人们扯皮的时候,干部们协商的时候就是我们休息的时候,也是我们最轻松的时候。就这样修修停停,停停修修,一条大约三公里长的机耕路修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不容易,真的不容易!没有政府的支持,缺少资金的保障,近似原始的生产工具,仅靠劳动者的一腔热血,要想实现走出去的梦想,真的不容易!

从一条机耕路折射到眼前的高速路,可想而知,从动议、立项、测设、撤迁、动工修建……如此浩大的工程,是曾经的人民公社所无法的想象的。应该欣慰于我们中国国力的强盛、科技的长足进步,否则见沟架桥、见山钻洞的气势又怎能呈现?如今,天堑就要变通途,梦想即将成现实!

恩黔高速公路开通后,发展没有止境,土苗儿女又会有新的梦想。我们该怎么办?

历史和现实证明只有坚持党的领导,才能保持社会稳定,人民才能安居乐业,国家建设也才能日新月异。

国家必须要发展,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能动摇。因为它是人民生活幸福、增强综合国力的物质保障。

必须坚持党的民族政策,才能确保民族团结和国家的统一,也才能使我们少数民族地区和全国人民一道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

事实无数次地证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必须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实行技术创新,因为它是一个民族发展的不竭动力。

必须要大力弘扬我们的民族精神,自强不息,勤劳勇敢,奋发有为。因为它是我们中华民族不断进取的精神支柱。

愿我们的家乡更加美好,我们的祖国更加伟大!我们土苗儿女的梦想也是中国梦的一部分。中国梦实现之日,也是我们咸丰38万土苗儿女新的梦想成真之时!